浦东国资
国资应在浦东“二次创业”中发挥引领作用——《上海国资》杂志采访浦东新区国资委主任陆方舟
发布时间 : 2009-12-08 文章来源 :
 
      编者按: “只争朝夕、勇立潮头、崇尚科学、开放包容”是浦东最近提出的“二次创业”精神,作为世博园区所在地、两个中心配套重要功能建设的承载体,也作为“行政区划改变也是生产力”(俞正声语)的践行者,浦东新区“二次创业”正如火如荼。在媒体不断地把浦东新区和天津滨海新区、深圳等地国资进行横向对比时,浦东国资重新回到了国内区域经济改革与发展“风暴眼”,在《上海国资》区县国资系列访谈报道小组采访浦东新区国资委主任陆方舟时,他感叹说,浦东承载了太多的期待和关注,浦东国资不仅大事频仍,世博园区建设、两个中心功能配套建设、南汇并入浦东等重大项目也无不与国资密切相关,时间紧迫、任务艰巨,浦东国资理所当然应在浦东“二次创业”过程中发挥引领和先导作用。
 
     《上海国资》:当前的浦东国资有什么特点?南汇并入浦东后,浦东变成了大浦东,这将对浦东国资产生什么影响?
      陆方舟:南汇并入前,浦东国资已是区县国资体量最大的区,南汇并入后,占全市全部国资十分之一强,占区县国资总量近三分之一。从国资分布特点来看,以开发公司为主,开发类公司资产权重大,在历史最高时期,开发类公司占全区国资权重甚至超过90%,在浦东建设和发展过程中,陆家嘴集团、金桥集团、外高桥集团、张江集团等四大开发公司贯彻政府意识、成为浦东开发战略和上海“四个中心”配套建设的承载者和执行者。从南汇并入的时机来看,当前浦东正处于“二次创业”的起步阶段,过去,两区功能相对分隔,合并后两区之间存在功能互补、功能集约的可能。在大浦东的功能定位下,两区国资功能联动、协调发展是当务之急,与过去19年不同的是,浦东国资既要在“二次创业”中持续发挥城市建设功能,更要注重产业功能的发挥,实现产业功能和城市功能的协调发展,为大浦东建设起到引领和先导的作用。目前,区国资委正在按照大浦东格局下的国资国企功能定位、国资布局、产业规划等课题进行集中调研。南汇国资与浦东国资不是简单的合并,而是一种功能的整合,一定会出现1+1>2的结果。
     《上海国资》:去年9月,市委、市政府出台的《若干意见》成为了区县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的主要指引,在今年4月召开的上海市国资国企工作会议更是提出了国资国企改革的具体目标,浦东国资如何推进新时期的国资国企改革?
      陆方舟:今年上半年,浦东国资研究制定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浦东新区国资国企改革发展实施意见》,4月18日上海市国资国企工作会后,又着手制定了直属企业新一轮三年改制计划,目前正在按照“分类指导、分类推进”的原则进行落实。结合《若干意见》,按照浦东国资的形态和功能,我们把浦东国资划分为开发类、功能类、产业类三大板块,形成了开发类为主体,功能类是必要支撑,产业类作为补充的布局思路。提出做强开发类,做优功能类、做精产业类的总体要求,进而强调:无论是何种定位的企业,一定要塑造和凸显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并且做到可持续发展。具体来说,目前浦东对国资企业进行了主业审核,强调聚焦突出主业,按照“国资分布向优秀企业、优势产业集中”的原则,突出主业竞争力。在国资管理模式上,通过梳理国资企业层级实现扁平化管理,企业层级不超过三级。 “事企分开”也是浦东国资近期的重点工作,针对浦东的56家事业单位下属企业或股权,浦东国资确定了“主体变更、收支两条线、外部监管”的“先行先试”方法。在国资证券化方面,目前浦东国资证券化率比较高,已近50%,在大浦东建设的过程中,浦东国资类上市公司除了“搞活”这个基本任务外,还需要有更高的目标,必须为浦东功能建设、经济结构转变做出贡献。下一步,浦东国资将进一步激活上市公司的竞争力,通过机制调整突出活力、通过薪酬改革明确奖惩。
      《上海国资》:按照上海市“6+3”重点工作部署,“6”中“全力筹办世博会、加快推进“四个中心”建设、大力推进高新技术产业化、稳妥实施南汇区行政区域并入浦东新区、推动重大旅游建设项目”中五项都是由浦东全部承担或部分承担;而“3”中“推进重大项目落地、推动重大改革措施的真正落实”等方面也都与浦东国资密切相关,对此,国企是否需要“版本升级”?
       陆方舟:就如前面所说,浦东区属国企成立伊始就与浦东新区开发建设密切相关,国资基本扮演了载体的作用,而现在我们需要把这个载体放在更大的区域、更高的战略、更好的要求上来考虑,完成二次创业和第二次跨越。在浦东两个中心和南汇合并的战略确立之前,浦东开发类企业也在不同程度上,面临向输出品牌和标准的跨区域整合平台的转型。在“二次创业”的过程中,浦东国资必须重新定位和重新审视,需要重新考量国资在城市开发建设和产业规模化发展中的角色定位,这将有别于过去浦东历史上任何时期的建设经验,无论模式还是思路都需要“版本升级”。这种升级首先体现在更大面积的城市建设、更复杂和专业的功能配套上:金桥原来是以出口加工为主,而现在正在向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领域跨越;陆家嘴集团则围绕两个中心的核心功能区的建设,进一步明确提高和配合中心区扩展;随着上海市高新技术产业化战略的出台,张江集团如何在以新能源为代表的高新技术产业里继续发挥产业引导,形成新的产业集聚,都需要作出适时的调整;而在配套未来航运中心建设上,外高桥集团也同样面临全新问题。从国资布局来看,必须结合开发建设阶段,围绕区域发展特点,在更大的空间范围内优化区域布局。例如陆家嘴集团与临港新城协调开发、金桥集团与临港主产业区和主城区、张江集团公司与南汇医学园区、现代产业公司与南汇空港公司的互动合作,探索建立招商联动和品牌共享机制,充分发挥浦东四个国家级开发园区的优惠政策。总的来说,浦东国资布局要以产业升级、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作为新的引领,配合大浦东建设国资新格局。
      《上海国资》:据了解,浦东国资正在积极探索发行REITs,设立产业基金等融资手段,这是否意味着浦东国资就此打开了未来投融资创新的大门?另外,备受关注的“浦东科投”在国资进入风险投资领域的探索有什么最近进展?
      陆方舟:大浦东建设需要大投资,既要解决两区合并后城市化进程方面的投入问题,也有重大功能配套建设、高新产业集聚引导资金等多方面的需求,国资在突破投融资的瓶颈、支持大浦东建设上同样需要“二次创业”。所幸的是,经过19年的建设,浦东国资已经具备了投融资创新的坚实基础,随着上海市区配套政策的出台,浦东将主动谋划、积极参与和承担投融资模式的创新。初步估算,浦东今明后三年基础设施上的投资需求可能达到千亿级。为推进投融资体系建设,增强国资国企投融资能力,目前浦东国资已经研究提出《关于增强国资国企投融资能力建设方案》,设想依托浦发集团打造综合投融资平台,浦东开发类国企特别是上市公司也要成为浦东开发建设投融资功能的承担者。所以,如何围绕提升能力、降低成本、控制风险来创新投融资之道是浦东国资下阶段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也是创新国有资本运营的要求。从创新工具来看,浦东在BT模式运作上已经具有很成熟的经验。未来,浦东国资还将充分利用REITs、企业债、中期债等多种投融资手段及组合加快投融资步伐,另外,在合适的时候,与浦东产业类国资配套的产业基金开发和利用也在论证之中。浦东科投是国有独资创业投资公司,功能定位是成为新区政府推动创业投资环境建设的投资平台,同时也是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操作主体。作为国资背景的高科技创新引导基金,必须努力实现国有资本对区域高新技术产业的推动作用。近期,在考察了苏州工业园区等类似引导基金的运作经验后,浦东国资正在和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等国有产权交易机构共同探索国资进入风险性投资领域的可行性,将进一步联手健全完善国有创投的进退机制,通过管理办法和实施细则的制定,更好地发挥浦东科投对区域科技创新的推动作用。